吃可爱长大的睡觉

=徐四夕

杂食性动物,主雷安。
也只产雷安。

半吊子coser、写手。
会继续努力的!♡

欢迎私信找我扩列。(?)

「雷安」


现在是凌晨三点,雷狮累到爆炸,只想洗个热水澡然后一觉睡到自然醒。他从美国赶回来时差还没倒,就在公司住了十多天——一直跟着的单子突然出问题了。
他现在站在家门口,理了理头发好让自己看起来不太邋遢,又做了个深呼吸让自己更清醒。毕竟他现在不看衣着只看外貌,就像一个流浪汉。
终于,雷狮把钥匙插入锁芯,旋转,开门。有些意外的——家里灯火通明。
“欢迎回家,雷狮先生!”一个团子扑倒雷狮怀里,抬头笑盈盈地看着他,“您一定累坏了吧?辛苦啦!”
“安迷修你怎么还不睡觉?小孩子不好好休息是长不高的。”雷狮胡乱在团长头上抓了一把,换了拖鞋,把包人沙发上的时候又看见了自己的表弟。
雷狮:“……”一个两个都成夜猫子了???
现读高一正在预习高三课程的卡米尔:“晚上好,大哥。我很快就去睡觉。”
雷狮抹了把脸,放弃对两人教育,抱起一直拽着他衣角的安迷修,把她带回房间。
“雷狮先生,我还不想睡觉……”安迷修拉着雷狮的衬衫领子不放手,“您可以给我讲睡前故事吗?”
“不可以。”雷狮把安迷修放到床上,走的干脆利落。

洗漱完的雷狮神清气爽心情舒畅,整个人都清醒了不止一点。
因为卡米尔把其他灯都关了,所以雷狮关掉卫生间的灯时,整间屋子都陷入黑暗。
“安迷修你躲在那做什么?出来。”雷狮照镜子看见了那双碧绿的眸子,在黑暗中很是醒目。
小男孩儿咬着下唇有些紧张,低声道:“我、我睡不着……”说完后似乎为此感到羞耻,脸红了。
……雷狮:“跟过来。”
“是!”安迷修跟着雷狮到了他的房间。
雷狮先生工作是极其认真的,但让他讲故事就不是一般的敷衍。他小时候几乎不读童话、也没读过童话。卡米尔更是从小阅读各种名著。
“从前有只兔子,它去山上觅食,然后老鹰当做食物抓走了。”
“有一只猫,因为不捉老鼠被主人赶出去冷死了。”
……
“请不要再说了,雷狮先生。您说的故事都好可怕……”安迷修本就比同龄人还胆小。他刚刚一直窝在雷狮臂弯里,说话间又往人怀里缩了些。
“安迷修,这个世界就是弱肉强食的。”雷狮关掉床头灯,“既然不想听了就睡觉吧,我困了。”
安迷修乖巧地钻进被子,抱紧雷狮劲瘦的腰。
“晚安,雷狮先生,祝您好梦。我爱您。”
“嗯。”

「雷安」

“空调坏了。”

安迷修给雷狮打电话。
雷狮也不问缘由,就回答说已经让卡米尔买了新的。
“浪费钱。”
“我有钱。”
“资本主义。”安迷修挂了电话。

雷狮回家的时候,就看到安迷修搬了张小木凳坐在家楼下,手上还捧着半个西瓜。
“喂,安迷修,你是看楼大爷吗?”
“……”安迷修把西瓜塞到雷狮怀里,“空调呢?”
“等会有人来装,我把家里钥匙给卡米尔了。”
“哦。”
“难道我没有空调重要吗?”
“……”

海盗头子生日快乐!

「雷安」“你会和我一起白头偕老吗?”

注意
「1」雷狮x安迷修。
「2」ooc归我。
「3」欢迎提建议。
「4」食用愉快。(情人节快乐!


2月14日。
安迷修看了眼日历上的日期,不自觉的勾起嘴角。他特意用彩笔把这天标注起来。
悦耳的来电铃声想起,安迷修几乎是秒接。
“喂,安迷修。你今天有什么安排吗?”
“嗯……写稿子。截稿日快到了。”安迷修想了想回答。
“除此之外,没有其他计划了吗?”雷狮的声音还带着难以发现的些许期待。
“没了。”安迷修憋笑,“怎么了吗?”
“没有。再见。”
钢筋直男安迷修。雷狮挂了电话小声嘀咕,今天是情人节都不知道,亏我还跟他在一起三年。
而安迷修那边——
安迷修将整理好的旅行箱放到门边,确定关掉煤气、电阀,带好身份证、车票后,对家里的两只乌龟说:
“我出门找你们爸爸了,要照顾好自己哦!”

安迷修带的行李不多。几件换洗衣物,电脑,和一个他亲手做的蛋糕——安迷修送给雷狮的情人节礼物,就没有其他东西了。

火车站,安检。
“劳驾,请让一让,不要挤坏我的蛋糕。”安迷修穿梭在人流中,祈求上天保佑蛋糕平安。
一位工作人员走过来,脸色微微凝重:“先生,可以把您的盒子拆开吗?”
安迷修:“啊?盒子里的是蛋糕啊。”
“请您务必拆开!”
“……好。”安迷修拆开蛋糕盒,取出精美的蛋糕,“请问还有什么问题吗?”
确认没事之后,安迷修小心翼翼地保护着蛋糕上车。

上车放好蛋糕,安迷修好整以暇 拿出电脑写稿。打字不到两行又打电话。
“雷狮。”
“干嘛?我打游戏呢。”
“和谁一起?”
“卡米尔、佩利、帕洛斯都在我旁边。”
“嗯。注意保护视力。”
“得得得,知道了。”
“那个——”
“嗯?”雷狮发现对方不说话了,“喂,安迷修?安迷修!啧,不理我。”
气冲冲地甩了电话,雷狮还在骂安迷修。
“安迷修你可以啊,不知道今天多重要就算了,还挂我电话。呵。下次不好好教训你怕是忘了我雷大爷的威武。”
“大哥?”卡米尔试探地叫雷狮,“游戏要开始了。”
雷狮把电话揣兜里,戴上耳机,开始新一盘游戏。

Game Over.
雷狮看着屏幕上的字母,摘下耳机,道:“我去阳台吹风。”
室外的风让雷狮冷静了一会儿,他打开一瓶冰镇过的啤酒,哒哒哒给安迷修发信息。
雷狮:「我刚刚打游戏输了。」
雷狮:「这NPC变 态。」
雷狮:「但他显然没有我强。」
出乎意料的,没有秒回。
五分钟后。
雷狮:「安迷修你死哪了?」
十三分钟后。
雷狮:「安迷修!在的话就给我回信息!」
半小时后。
雷狮握着手机蹲在地上,酒瓶倒在旁边,酒已经流出来了。卡米尔坐在雷狮对面。
“大哥……您没事吧?”
“安迷修那个混蛋不回我信息也不接我电话,他是不是想造反。”
“可能是他有事?”卡米尔自己都不相信这个推测。
“他以前不管做什么都不会让我久等的。”
卡米尔往前挪一点抱住雷狮,安抚道:“或许真的没顾上呢……我相信安哥不是这样的人,再等等吧。”
“嗯。”

三天后。
“您拨打的电话已关机,请稍后再拨……”机械的女声一遍又一遍地重复着同样的话——你别打电话了,没人会接的。
无果,雷狮又打电话给卡米尔。
“卡米尔,安迷修已经三天没理我了。他怕是胆肥了开始皮了。”
通着电话的卡米尔正看着新闻,电视上正播放着一条动车出轨的消息。无人认领的尸体中有一具很是眼熟……
“大哥,我要外出一趟。有事找帕洛斯和佩利,关键时刻应该还是能帮忙的……”

“大哥,安哥……让我转告你,他不要你了,让我好好照顾你。”卡米尔编辑好信息发送出去。他不敢打电话,怕声音露出破绽。
看见雷狮没忍住爆了粗口,却还是念叨着安迷修会回来的,会回来的……

“安迷修……你说好要和我白头偕老的啊!”

卡米尔是在一家酒吧找到雷狮的,当时他面前摆着数十个空酒瓶,脚边还放放着一箱未开封的,整个人醉得一塌糊涂。
看得出来,雷狮过着这样行尸走肉的日子不是一两天了。不按时吃饭睡觉,日夜颠倒,毫无生气。
“哟,兄弟,一起喝啊……”雷狮被卡米尔扶着,走路摇摇晃晃,“这酒可好了……呕……”哗啦吐了自己一身。
卡米尔赶紧把雷狮扶进车里,找了备用衣物给他换上,扔掉了先前的。
“小……小兄弟,你人不错……要不要和我拜把子……”雷狮瘫在后座,在半空比划着什么。
“……”卡米尔专心开车送雷狮回家,尽量不理会雷狮。
等卡米尔把雷狮安顿好,让他在床上干净睡觉时,转身离开房门的瞬间,他听到雷狮喃喃:“安迷修,我就知道你会回来的……我知道是你……”

醒来后的雷狮否认自己在酒吧喝地烂醉,坚持自己非常健康。
「卡米尔,你看这个杯子安迷修会喜欢吗?」雷狮发了串链接过去。
卡米尔:「大哥,安哥他已经不在了……」
雷狮:「。」
卡米尔也很苦恼,一方面安抚雷狮的情绪,因为他还坚信安迷修在他身边;另一方面又要告诉他安迷修已经走了,不要他了。
进退两难。
这事被佩利听到后,他不以为然:“安哥走了就再找一个比他好的呗。嘶——帕洛斯请你掐我做什么?”
帕洛斯一个眼神让佩利闭嘴:“现在应该先让老大认清现实吧。”
雷狮呢?碗筷准备两套,每天上下班都跟安迷修“打招呼”,偶尔还给安迷修买些衣服。
他跟安迷修异地恋的时候都没有这些举动。

我知道时间会掩埋一切,但我不想让你就此被掩埋。

卡米尔放弃挣扎。既然大哥认为安哥依然在他身边,那就这样吧。毕竟……大哥最重要。
雷狮说着梦话:“安迷修……”
“嗯?”
等会,安迷修的声音!是幻觉吗……?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“雷狮?你怎么了?”安迷修焦急的问道。
“安迷修!”
雷狮猛然坐起,愣了一会后确定自己不是在做梦,身旁的安迷修是活着的、真实的。
雷狮抱住安迷修,紧紧不肯放手。“谢天谢地,你还在。”
“怎么了?做噩梦了吗?”安迷修轻轻拍着雷狮的后背,给他安全感。
“对。一个很可怕的噩梦。”雷狮有点自嘲的笑了,“我居然以为你不在了……”
“怎么可能。我放弃全世界也不会丢下你。”
安迷修严肃的看着雷狮。
“你会和我一起白头偕老,对吗?”
“当然啦,我们会很幸福、很快乐的生活下去,永远在一起。”安迷修亲吻雷狮的额头,“不要担心这些。我爱你。”
“我也爱你。”

「安雷」安迷修是怎么叫雷狮起床的?

注意⚠️
*安雷。
*OOC属于我。
*玩梗致歉。
*欢迎提建议。

安迷修比雷狮起得早。
昨晚雷狮把自己的被子踹下床后卷走了安迷修的被子,弄得他冷了一晚上。想到这里,安迷修不禁弯起嘴角。
他轻手轻脚的起床,在亲吻了雷狮的额头后,走去厨房穿上围裙,给雷狮做早餐。他本是不想做的,但有一雷狮无意说安迷修做的有甜甜的、暖暖的感觉,他就改变了先前的想法,每天早起给雷狮做早餐。
做好的早餐放在锅里保温。安迷修脱下围裙折返回卧室。
雷狮果然还在睡。
“恶党,该起床啦。”安迷修轻轻地拍雷狮的肩,柔声唤道。
“……”
“太阳晒屁股啦。”安迷修拉开窗帘。
雷狮翻了个身。
“再不起来早餐要冷了哦。”安迷修拽了拽雷狮的被子。
“嗯……”雷狮哼哼。
“雷狮?”安迷修拿走雷狮抱着的船型抱枕。
还不打算起床吗?“雷狮我数三声,三声以后你再不起,后果自负。”
1。
2。
正要数“3”的时候,雷狮“bui”的坐起来,笑眯眯的打招呼:
“早啊安迷修。”
“……早上好。快点起来,早餐冷了我不会再煮第二次。”
“是是是。”雷狮笑道。从床上爬起来,并拿回了自己的船型抱枕。

“我以后可是要成为海盗的。”

注意⚠️
*数学老师安X想成为海盗的学生雷
*有“船”梗!
「请不要撕逼!」
「非常欢迎阁下给小生提建议!」

雷狮今天上语文课无聊,在课本上画画。
一艘船,上面插着一面旗子,穿上有一个绑着很长发带的小人。
雷狮很满意的端详了一会,在船的下方写上“海盗雷狮”四个字。
他画的正开心,忽然感觉窗外有道黑影。
雷狮用眼角一瞟,看清了黑影——是穿着黑西装的数学老师兼班主任,安迷修,正站在窗边,稍稍伸长脖子,不只是想看班里的同学还是想看他在做什么。
“……”
雷狮从来没有哪一科这么不想坐走廊靠窗的位置。
他放下手中的铅笔,换上一只红笔做笔记。
然后?
安老师晃悠到了后排的窗户,发现了正在看漫画的佩利。
而雷狮继续画画。
“我以后可是要成为海盗的。”


「真人真事!」
前两天上数学课,老师讲评卷子。然后我就在下面写梗……「别学我!」
然后……我就发现窗外有个黑影——我们班主任站在窗外!站的还贼近!
当时怂的……赶快把试卷从书下面抽出来,遮住本子上的东西,装成在本子上打草稿的样子「还好我拿的是铅笔」……
当时真的不知道老师是不是在看我!
过了那节数学课,我上课写梗都是时不时看眼窗外……结果老师都没来……
结论:不要上课写梗
「好啦这明显是不可能的(望天)」